思覺失調症患者的新福音!新獨特機轉的口服藥 幫助調節出生活的平衡狀態

RunNews台北綜合報導

思覺失調症患者的新福音!新獨特機轉的口服藥 幫助調節出生活的平衡狀態

思覺失調症除妄想和幻聽外更承受情緒症狀 醫界呼籲:勿再汙名化疾病受害者

獨特機轉治療思覺失調症更全面 多巴胺調節兼顧患者的病情與情緒感受

21歲女大生情緒潰堤擔心再次脫序失控 獨特的機轉治療幫助重拾生活滋味

圖說:思覺失調治療新趨勢為多巴胺調節,可讓患者生活獲得新平衡

透過第54屆金鐘獎最佳戲劇節目《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劇情,思覺失調症獲得社會上許多人的注目,但是在數個社會事件發生後,許多民眾誤以為思覺失調症患者皆有攻擊性行為,進而感到恐懼、憤怒,不瞭解患者在疾病治療的艱辛歷程,不只是妄想、幻覺等症狀,也飽受情緒、認知、解組症狀的折磨,難以脫離。

思覺失調症在台灣的發生率約是1%,每百位人口中便有一位思覺失調症患者,好發年齡為15歲至30歲,很多的患者因為受到疾病的干擾而無法完成學業或順利工作,失去他們原有的人生。所幸思覺失調症的治療發展持續推進,常見的治療選擇為新型抗精神病藥物,可透過抑制大腦多巴胺或血清素分泌以減少患者出現的幻覺、各種妄想等症狀,但是過少的多巴胺及血清素將導致患者沒有生活動力或社會退縮,反而造成患者用藥後,難以回歸社會。要讓多巴胺調節得剛好是重要的治療發展趨勢,目前思覺失調症的治療出現新獨特機轉,結合目前既有的抗精神病藥物的優點、減少藥物的副作用,不會過度抑制多巴胺和血清素分泌,以調節的方式讓濃度不過多也不過少,幫助患者生理上維持在適當的平衡狀態,除了正性症狀,也顯著改善患者的負性症狀、情緒症狀及認知功能障礙,讓患者有機會重拾對生命的熱情。

思覺失調正性症狀為治療重點 情緒也需要被照顧

圖說:鹿港基督教醫院邱南英院長說明思覺失調症疾病現況

鹿港基督教醫院榮譽院長兼副院長暨彰化基督教醫院精神醫學部主任邱南英說明,思覺失調症其實是綜合許多精神症狀和徵候疾病的一種疾病症候群,症狀除了大眾較熟知的正性症狀(如:聽幻覺、妄想等)其實患者也承受著負性症狀(如:社會退縮、面無表情、消極懶散、沒有動機等)、認知相關症狀(如:判斷力下降、注意力不集中、記憶力衰退等)以及情緒相關症狀(如:憂鬱、焦慮、擔心、易怒等)、解組症狀(如:胡言亂語、混亂怪異的行為)。目前思覺失調症急性期的治療多專注於減少正性症狀,但是待患者脫離急性期後如何回歸社會,降低家庭與整體的社會負擔,是一大課題。

圖說:花蓮慈濟醫院成癮精神科陳紹祖主任說明思覺失調症治療新趨勢

花蓮慈濟醫院精神醫學部成癮精神科主任陳紹祖指出,現在常見的思覺失調症治療藥物能有效減少正性症狀,但在正性症狀減少、病情穩定後,患者其實情緒上仍飽受折磨。許多患者在恢復病識感之後,易產生情緒低落、憂鬱的感受,面對人群時會感受到明顯壓力,有些患者甚至會經歷沒有原因的焦慮感,生活中滿滿害怕、不安的情緒,經常有人詢問醫師「我還可以回去念書嗎?」,其實背後反映的即是患者對於疾病復發的恐懼感。而獨特機轉藥物問世後,思覺失調症患者有機會保留良好的身體機能,降低沒來由的情緒問題,增加患者回歸社會的勇氣。

圖說:鹿港基督教醫院邱南英院長與花蓮慈濟醫院成癮精神科陳紹祖主任一起啟動

相當比例的患者無法重回社會 獨特機轉的藥物協助重拾信心

21歲的小琪(化名)曾是國立大學的高材生,正值青春年華的她,甫上大學便出現脫序行為,曾經裸體在街上奔跑,總感覺身邊的路人要傷害她,內心恐懼不已。家人陪伴就醫後確診為思覺失調症,但是因為缺乏藥物的穩定治療,病情反覆,使小琪無法繼續求學,決定休學靜養。後來聽從醫師的建議,以獨特機轉的新型藥物進行治療,很快地小琪不再受幻聽、妄想等症狀困擾,因為病識感而產生的憂慮情緒也大幅改善,漸漸她重拾信心,經常積極參與醫院日間病房的復健活動及功能訓練,期待有一日能再重回校園完成學業。

陳紹祖主任分享,對於許多患者而言回到正常生活其實是他們最大的願望,可是因為思覺失調症會造成患者思考能力不如以往,再加上患者心中總是恐懼疾病復發,什麼事都不敢做。因此目前大約僅有三成患者可以在穩定治療的情況下回歸社會,尚有三成患者雖能照顧自己,卻仍無法恢復原有的能力,完成簡單的工作。

曾有患者家屬說:「沒關係,爸爸養你一輩子。」雖然背後的情感讓人動容,但陳紹祖主任仍期待可以有更多的思覺失調症患者回歸社會,因為患者父母會老、兄弟姊妹會有自已的家庭,患者終有一日還是要學習自立。因此陳紹祖主任鼓勵患者透過新獨特機轉藥物,改善全面性症狀,幫助患者開創自己的第二人生。

思覺失調為大腦的疾病 患者需要你我拉一把

邱南英院長表示,思覺失調症的患者是疾病的受害者,不是社會事件的加害者,目前社會對於思覺失調症的污名化是對患者及家庭的另一種傷害,許多患者終日惴惴不安,不停地問:「有一天我會不會也傷害別人?」有色眼光間接成為患者回歸社會的阻礙,讓他們蒙受沉重的壓力、無法前進。邱南英院長鼓勵,患者一定要配合醫囑,接受追蹤,家屬要密切關懷,提供支持,在穩定治療的情況下可以相信自己不會再復發,目前也有很多資源幫助患者重新出發,如職能治療、心理治療、娛樂治療、行為治療、產業治療、社會復健計劃等等非藥物治療方式。若社會能再給予患者更多的關懷與包容,相信會有更多的思覺失調患者進入穩定治療的階段,減少暴力、攻擊相關的事件發生,使他們能回歸社會,正常生活,創造好的正向循環。


 

「思覺失調症」小檔案

症狀

表現

可簡易分為正性症狀、負性症狀、認知相關症狀以及情緒相關症狀。

l   正性症狀:幻聽、幻覺、妄想等

l   負性症狀:無法與人交流談話、情緒起伏不定、無法照顧衛生飲食等

l   認知相關症狀:專注力下降、記憶力下降、執行功能下降等。

l   情緒相關症狀:情緒不穩、易怒、憂鬱、自殺傾向等。

發生率 台灣思覺失調終生盛行率約為百分之一,預估台灣每百位人口中便有一位思覺失調患者。好發年齡為15歲至30歲,
藥物
治療
選擇
傳統抗精神病藥物(多巴胺D2受體拮抗劑)

1950年代開始出現抗精神病藥物,主要機轉為抑制大腦分泌多巴胺,但容易造成患者精神呆滯、出現錐體外路徑症候群等副作用。

新一代抗精神病藥物(多巴胺D2受體與血清素5-HT2A受體拮抗劑)

包含1980年代至今的抗精神病藥物,常見機轉為抑制大腦分泌多巴胺或血清素,明顯減少錐體外路徑症候群等副作用,目前有口服及長效針劑等治療選擇。

獨特機轉藥物(血清素與多巴胺調節劑)

目前最新型的思覺失調口服藥物,以調節的方式協助患者穩定多巴胺及血清素濃度,使兩者的濃度不會過多或過少,患者可因此保留更多的機能,臨床觀察發現患者的情緒困擾也變得較少。